百岁李桓英 毕生求索为麻风患者驱逐病魔

2021-09-13 09:52:13
来源:金陵晚报

她,29岁时被推荐为世卫组织首批官员,7年任期结束拒绝优渥的续约邀请毅然回国;她,将全部精力投入我国麻风病防治事业,把一个个与世隔绝的麻风村变成了幸福村;她,95岁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她,98岁时还是一名上班族。她就是李桓英!8月20日,已过百岁的李桓英被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我必须把最好的年华献给祖国!

1921年8月,李桓英出生在北京,先后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和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1950年,年仅29岁的她成为世界卫生组织首批官员。

在世卫组织工作的7年里,李桓英的内心始终有一个解不开的结:一个人的归属问题。1955年,钱学森冲破美国重重阻挠回国的新闻,更是带给她很大的触动。一个愿望在她心里愈发强烈:我出生在北京,我是中国人,我的归属就是我的国家,我必须把最好的年华献给祖国!

1955年,7年任期结束,世卫组织主动提出续约5年的邀请,李桓英拒绝了世卫组织的续约,瞒着已在美国定居的父母和家人,只身一人辗转多国,绕道欧洲,终于在1958年从莫斯科回到祖国。回忆起当初的选择,李桓英说:“联合国待遇再高,美国的生活再好,人,不是靠金钱活着的。”

我走遍世界,恐惧对我不是个事儿

回国后,李桓英一直从事传染病防治工作。1978年,李桓英被调到北京友谊医院热带医学研究所,从此与麻风病结缘。

麻风病,是一种令人闻之色变的古老传染病。患者若得不到及时诊断和治疗,便极易发生畸形和残疾。新中国刚成立时,全国有数以万计的人遭受着麻风病的折磨。当被问及直面麻风病人是否会恐惧时,李桓英说:“我们做医生的没有恐惧,我走遍世界,恐惧对我不是个事儿。”

在云南省勐腊县罗索河对岸,聚集着大大小小数十个村庄。这些村庄长期与世隔绝,只有乘船横渡才能够到达。然而这些地方并不是世外桃源,当地人避之唯恐不及,因为这里生活着患有麻风病的人。

1979年3月,李桓英第一次走进这些村庄,村民们自觉地与她保持着距离。在那个“谈麻色变”的时期,迷信和恐惧是麻风病的大敌,就连许多从医的人也对麻风病人绕道而行。而李桓英却始终都是面对面接触,从不畏惧。每来到一个患病的村寨,都会引来村民们的一片惊奇:村里来了个女医生,不怕麻风。她口渴了舀起病人家的水就喝,饭捧起就吃。病人试探着同她握手,她就拉着他们的手长时间不放。

“麻风病传染有限,可防、可治,不可怕。只有深入到病人身边、进行非隔离治疗现场研究,才能解病人之疾苦、消社会之歧视。”李桓英说,“每当我想起麻风病人在承受疾病与歧视的双重折磨而过着痛苦凄凉的生活,我就非常难过,这也更加坚定了我要跟麻风病作战的决心。”

为了让患者感受到自己能够治好麻风病的信心和决心,李桓英主动与他们握手、拥抱,还仔细查看他们皮肤溃烂流脓的地方。李桓英立下承诺:倾尽自己的一切,付出所有的年华和精力,为麻风患者驱逐病魔!

我每年都来,治不好我就再找新药

虽然氨苯砜在上世纪40年代就已问世,但麻风病的防治在世界上还没有更成熟更有效的方案。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法,李桓英敢于创新,她将国外先进的治疗方法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率先开展了服药24个月的“短程联合化疗”方案。

1983年的春天,李桓英再次从北京出发,来到云南省勐腊县的麻风村,并在这里建立“短程联合化疗”试点。就这样,李桓英把实验室搬到了麻风村,每天把药送到患者手上,亲眼看着他们服下。可意外却发生了。服药后,患者皮损加重,皮肤着色、小便颜色也红了……村民们慌了,纷纷把药扔进了水里。李桓英知道这是药物治疗的正常现象,便开始挨家挨户做工作,甚至拍着胸脯向村民保证:“我每年都来,治不好我就再找新药。”

日子一天天过去,按时服药的村民麻风病症状逐渐消退。

1985年,当李桓英重返麻风村,眼前的景象让她至今难以忘怀。村里的患者全部治愈,“短程联合化疗”完全达到预期效果。1990年4月13日是这一年的泼水节,麻风村有了新的名字——“曼喃醒村”,傣语中意为新生。

四十年来,李桓英跑遍云、贵、川,几乎每个麻风村都有她的匆匆步履。在偏僻难行的深山里,李桓英曾数次遭遇车祸、翻船,两侧锁骨和肋骨都摔断过,身上伤痕累累。还有一些麻风村几乎没有路可走,李桓英只能身体倒悬在河面上抱着索道过去。直到94岁,李桓英仍在云南一线奔走。

李桓英的治疗方案使我国的麻风病人从原来的11万人下降到不足万人,而且年复发率仅为0.03%,远低于国际组织年复发率小于1%的标准,1994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全世界推广了李桓英的联合化疗经验。70多年间,在几代麻风病防治工作者的共同奋斗下,麻风病在我国绝大部分省份已基本消灭。

我愿以党员的身份 为麻防事业奋斗终身

2001年,李桓英主持的“全国控制和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策略、防治技术和措施研究”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2016年9月,第19届国际麻风大会在北京召开,李桓英荣获首届“中国麻风病防治终身成就奖”。当月,95岁的李桓英向北京友谊医院党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工作了快60年,我回国不后悔,麻风干一辈子不后悔,但是如果不入党,我可能会很后悔!”李桓英说,“以前我总觉得自己还不行,还不合格,现在我觉得自己应该合格了。”她写道:“我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愿以党员的身份为麻防事业奋斗终身!”

2016年12月27日,满头银发的李桓英高举着右拳,站在一群年轻的新党员中间,面对党旗庄严宣誓。李桓英摸着胸前的党徽微笑着说:“如果我能活到100岁,还有5%的人生可以跟党走,我会为医学事业继续奋斗。等到举行葬礼的那一天,希望我的身上能盖上鲜红的党旗。”

李桓英孑然一身,把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麻防事业。如今,已过百岁的她仍然心系麻防事业,李桓英说:“对于彻底战胜麻风病,我做得还远远不够。我愿意在岗位上为党和人民继续工作,为实现没有麻风的世界而奋斗。”

谢谢李桓英,谢谢她用一生实践告诉我们人可以这样活着!让我们一起致敬这位伟大的女!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时评

内容举报联系邮箱:99 25 83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0-2020  看点时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