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高中教育去年学生总人数同比增长21.8% 有望迎“戴维斯双击”

2021-04-07 14:16:04
来源: 智通财经

第一高中教育(FHS.US)高成长性再次确立。

4月6日,中国民办高中教育第一股——第一高中教育公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务业绩,这也是该公司上市后的首份年度财报。

据财报显示,其2020年的学生总人数为25867人,同比增长21.8%;期内总收入为4.4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32.5%,净利润为8090万元,同比增长99.1%。

疫情冲击下仍实现了全年业绩的高速增长,凸显了第一高中教育在“黑天鹅”下的高效运营效率以及强劲的成长动能。若单从第四季度业绩来看,第一高中教育仍保持高速成长,其在该季度内的收入增长36.2%至1.64亿元,净利润增长94.6%至4700万元。

不过,与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公司股价的低迷。在成功登陆纽交所后,第一高中教育的股价一度跌至6.3美元,但智通财经APP认为,股价下跌主要是受资本市场情绪波动的影响,而非经营性因素导致的股价大幅回撤或许正是布局第一高中教育的好时机。

这不仅是因为第一高中教育已在我国的西部地区取得了领先的市场地位,更重要的是,凭借上市后的品牌背书以及强大的师资团队,该公司可以通过轻资产模式迅速在西部地区扩张,其业绩保持高速增长已是大概率事件。

而公司对于2021年收入的指引便是最好佐证。在财报中,第一高中教育预计2021年的收入为7.7亿至8.2亿元,同比增长73%至84%,这意味着,第一高中教育的发展已驶入“快车道”。

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带动净利润高速增长

发展历史可追溯至2014年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目前已发展成为集学历高中教育、高考复读、教育服务为一体的大型民办高中教育集团。据中投公司报告显示,若以2019年的入学人数计算,该公司已是中国西部最大、全国第三的民办高中运营商。

而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在云南省、贵州省、内蒙古自治区和山西省建立了19所学校网络,入学总人数较2019年同比增长21.8%至25867名,其中包括高考留级生在内的高中生17230名,中学生8637名。学生人数的增加,进一步巩固了公司在西部地区的领先地位,并带动业绩快速增长。

据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时,第一高中教育的收入为1.64亿元,同比增长36.2%。该增长主要得益于新学校的设立使得新入学人数增加,以及为餐饮服务供应商提供的管理服务收入提升;与此同时,与政府合作模式下招收学生人数增加,使得公司来自政府合作协议收入增长26.8%至1560万元。

随着学校扩张的协同效应以及新建学校利用率的爬坡,规模效应逐渐体现。在2020年第四季度时,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的毛利率为41.11%,较2019年同期的36.83%高出近5个百分点。

而在快速扩张之际,第一高中教育在四季度时的营业费用却是大幅下滑的,同比下降58.1%至680万元。这主要是因为2019年有某些非经常性的办公楼维护支出和奖金支出,而在报告期内没有该部分费用;与此同时,政府的补贴有一定程度的增加。

得益于收入的增长、毛利率的提升以及营业费用的大幅下降,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在第四季度的净利润同比大增94.6%至4700万人民币。盈利能力显著提升,净利率从2019年同期的20.09%提升至28.72%,提升近8个百分点。

由此可见,第一高中教育集团业绩高增长的背后,是新学校的设立使得入学人数增加以及业务的协同效应增强,从而产生规模效应推动公司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基于行业发展、公司的市场地位以及品牌实力和扩张模式的独特性,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有望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有望从西部民办中学行业切下“最大蛋糕”

近两年来,为规范教育行业发展,陆续有相关政策被推出,这对二级市场上的教育行业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但就民办高中而言,政策方面的不利因素已经消除。

2020年2月4日,中国教育部发布《2021年工作要点》,提出“推动普通高中多样化有特色发展,持续支持普通高中建设”的意见,并规定“高中不作为义务教育阶段的范畴,全国高中的普及率要求达到90%”。很明显,民办高中领域受到了政策的支持,不纳入义务教育便是最大的利好,致力于促进区域间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第一高中教育将从中受益。

事实上,我国教育事业区域发展不均衡的现象极为明显。比如教育资源丰富的北京、天津、上海在2020年的本科达线率超70%,但全国考生整体的本科达线率仅有42.42%,西部教育资源紧缺,录取率低于全国整体水平。

落后的教育现状,注定了西部地区的民办高中教育产业的发展速度将超全国平均水平,这为第一高中教育的扩张奠定了坚实基础。据中投报告显示,2014至2019年,中国西部民办中学的市场规模增速为22.4%,从2019至2024年,该增速将升至28.2%;其中,民办初中的增速为27.7%,民办高中的增速为29.2%,较上个五年的增速高出13个百分点,民办高中领域迎来加速发展。

而在西部民办中学行业快速发展之际,第一高中教育有望从中切下“最大蛋糕”。这不仅是因为该公司已是中国西部最大、中国第三大的民办高中运营商,更是因为其强大的师资团队以及品牌张力。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截至2020年9月30日,第一高中集团的教师数量达1969人,其中12.4%的教师是高级教师职称或一级教师职称,拥有全国民办高中领先的清北师资。仅在2020年,该公司便通过“鲤鱼计划”引进清华、北大等世界名校优秀毕业生48名,“双一流”A类大学毕业生65名。所引进师资中,研究生及以上学历超过42%。

得益于强大师资团队的支撑,第一高中教育在教学质量上交出亮眼答卷。在2020年高考中,集团本科录取率达63.9%,高出西部地区平均录取率23.5个百分点;一本大学录取率达29.3%,高出西部地区平均录取率16.1个百分点。且在高考复读项目中,80%的学生通过一年的学习,在2020年高考中将成绩提高超50分。

远超西部地区平均水平的录取率,打响了第一高中教育在中国西部地区的品牌和声望,且登陆资本市场后,该公司的品牌影响力将进一步扩大,这对于公司的扩张将有明显助力。

而在扩张方面,第一教育集团会以轻资产扩张为主,外延并购并举的双轮驱动模式。所谓的轻资产模式,是公司与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等第三方合作,这能使公司以较低的前期成本开办新学校,有利于保持充足的现金流,在抵御风险的同时可有效增加经营效益。

不难看出,在政策支持下,于行业加速发展之际,有强大师资力量和品牌影响力的第一高中教育可凭借领先的市场地位以轻资产模式快速扩张,其业绩也将保持高速增长。事实上,第一高中教育对于2021年的收入指引也证明了该逻辑的正确性,其预期公司在2021年的收入为7.7亿至8.2亿元,同比增长73%至84%,高增长具有高确定性。

真实价值被明显低估

华尔街教父本杰明·格雷厄姆曾说:“股票市场短期来看是投票机,长期来看是称重机。”这便意味着,由于市场情绪的影响,短期内市场不总是能反映企业的真实价值,而上市不足一月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其真实价值便明显被低估。

当然,这与近一个月以来剧烈波动的市场环境有极大关系。板块方面,

由中央网信办主管的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于3月16日成立了在线教育专业委员会,旨在共同为在线教育行业“降温减速”,强化行业自律和监管。这虽然仅针对在线教育领域,但仍令二级市场上的整个教育行业在情绪上承压。

与此同时,Archegos Capital基金的爆仓令部分中概股暴跌,市场短期内对中概股的风险偏好有所下降,从而拖累中概股近来股价表现。正是这两大因素的叠加,使得教育股股价整体低迷。据数据显示,自第一高中教育上市以来,在美股上市的内地教育股的最大跌幅接近30%。

显然,高增长的第一高中教育股价疲软是被板块的集体回调所拖累,且公司当前的价值已被低估。若以该公司2021年的收入指引以及2020年第四季度的净利率做参考,则第一高中教育在2021年的净利润为2.2亿至2.36亿元,而在4月6日收盘时,第一高中教育的总市值为2.1亿美元,此市值对应2021年的PE为5.83倍至6.25倍。

对于一家具有高确定性、且高增长的教育企业而言,这样的估值显然是低估的。“价值回归”或会迟到,但从不缺席,随着公司业绩的持续释放,第一高中教育有望迎来“戴维斯双击”。

目前,第一高中教育在股价触底后相较内地教育板块已率先实现了企稳反弹,这或许便是其股价反攻的开始。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时评

内容举报联系邮箱:5 2 2 3 5 7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0-2020  看点时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豫ICP备202003533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