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量下滑 价格越炒越高的NFT降温?

2021-09-13 14:40:43
来源:北京商报

你会花6934万美元买一幅虚拟画像吗?会为一条Twitter推文付出290万美元的代价吗……从艺术圈到金融圈,与NFT相关的交易日益狂热,2021年也被不少人士称作“NFT元年”。但狂欢背后,泡沫与风险也开始浮现,上周,从暴涨到大跌,NFT市场经历了过山车式的交易行情。

交易量下滑

价格越炒越高的NFT,吸引了不少玩家急切入场。9月12日,北京商报记者在国内首家NFT加密艺术品发布与交易台umx上注意到,NFT作品交易采用的是竞拍形式,按照发行数量、起拍价进行加价,出价最高者中签。一份名为“悲伤的老人”的视频作品,起拍价为8.8元,当前最高出价为108.8元,涨幅为1136%。

8月期间,NFT市场的火热程度达到顶峰,根据NFT最大交易台OpenSea的数据,交易最高峰在8月29日,当天交易额超过3亿美元。但在此后,活跃度直线下降,9月8日成交额已经跌破1亿美元,相较最高点下跌70%。

作为这一轮NFT爆火的源头,CryptoPunks一直是头像类NFT风向标。8月23日,随着Visa购买以及众多大佬入局的影响下,曾掀起一股FOMO热潮,短短4小时就成交了1.6万以太。其后不到一周,CryptoPunks的地板价被推升到140以太,几乎翻了一倍。

然而,这才刚过半个月,热潮迅速消散。据OpenSea数据显示,进入到9月以来日交易量逐渐走低,在9月9日仅有5个成交量,均成交价格为104.52以太 。相较于峰值8月23日354个,缩水98.5%;从成交额来看,相较于8月28日的历史峰值成交额43871以太缩水98.8%,可以说是断崖式下跌。

开始崩塌的不只是CryptoPunk项目。9月9日,总销量排名第二的BoredApeYachtClub,成交数量是27件,相比峰值(1811件)缩水了98.5%。

而放眼整个市场,nonfungible数据显示,NFT市场无论是销售数量、销售额、活跃钱包、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均为下降趋势。

热浪滚滚

Non-Fungible Token,简称NFT,中文名为“非同质化代”。作为代的一种,NFT是唯一的不可拆分的代,例如数字门票。其实相当于带有编号的货,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两张编号一样的货,也不会有两个完全一样的NFT。

相比普通数字商品,如音乐、视频和图片等,NFT最大的优势是依托于区块链技术。由于区块链技术的不可篡改、高度透明、可追溯等特,使得每个NFT商品都是独一无二的,稀缺使一些看似普通的NFT商品获得更高的价值。

最早的NFT项目可以追溯到2017年。当年,一款名为“加密猫”(CryptoKitties)的云养猫游戏在推出后迅速蹿红。数据显示,该游戏一度占据以太坊网络16%以上的交易流量。在交易市场上,一只虚拟猫甚至一度卖到10万美元以上。

今年3月,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英国拍卖台佳士得售出,最终这幅作品的中标价高达6934万美元,其价格在目前在世艺术家所拍卖作品中排名第三。

之后,NFT市场的火热一发不可收拾,5月,Twitter CEO杰克·多西将自己在2006年发布的首条推文制作成NFT并对外转买,卖出了1630.58以太的价格(约为290万美元)。

8月28日,OpenSea交易额达2.35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其中Crypto Punks交易额超4.45万以太,约1.43 亿美元,排名第一。同一天,NBA球星库里把自己的推特账号头像换成了一个猴子的形象。而这个看起来无奇的头像,是他用了55个以太、约18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的。

虽然眼下略有降温,但在千万美元价格的诱惑下,整体市场的热浪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延续。数据显示,“Rarible”“Opensea”这些主要NFT交易台的销售额,在今年第二季度增长了50到100倍。其中,Opensea的累计销售额已经超过1亿美元。

一度火热的交易让资本对这一市场趋之若鹜。今年以来,各大NFT台飞速完成千万美元级别以上的A轮融资:3月,OpenSea、SuperRare先后宣布完成2300万美元、900万美元A轮融资;随后,NFT台Bitski、Rarible也快速跟进1900万美元、142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博傻游戏?

虽然NFT持续火热且具有难以比拟的优势,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炒完就跑”“投机化”也成为NFT的重要标签。Cryptovoxels的创始人Ben Nolan表示,未来几个月可能将迎来一个加密“冬天”,NFT的热潮可能会泡沫破裂,然后彻底崩溃。他强调,作为一种投资赚钱的方式而选择踏入NFT市场,是非常不明智的。

有网友在推特上吐槽,“NFT连基本的二八法则都不遵守,1%赚钱,99%都是赔钱的”。就连既得利益者Beeple本人也直言,NFT市场的泡沫太大,所以在拍卖结束后,他快速将交易所得的数字货兑换成了实实在在的钱,落袋为安。

NFT卖家和买家的数量在持续扩大。这场零和博弈当中,一旦有人赚钱,就指向了有人亏钱。但由于没有人知道谁才是幸运儿,这可能才是这场击鼓传花游戏的致命诱惑。

美国数字艺术家Mike Winkelmann同样认为NFT存在很大泡沫,但他同时也很看好NFT的未来:“只要技术本身足够强大,我认为NFT会比互联网更长寿。”

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日前曾指出,呼吁民众必须准确把握NFT的本质与明确NFT定价的基础。“在国家严厉控制比特等虚拟货的挖矿和交易炒作之时,NFT的快速升温和大规模投资,特别是参与海外NFT投资,同样存在很大的风险隐患,需要加强对NFT的准确解释,加强对民众的投资者教育,强化交易台的职责。”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时评

内容举报联系邮箱:99 25 83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0-2020  看点时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