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迁入门槛还得看一个城市的定位与发展及其过程

2021-05-28 15:51:02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在常住人口达到1756万人,人口增量位居全国城市之首后,深圳拟将调整落户政策。

日,深圳市发改委发布《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将纯学历型人才落户的最低要求调整为:具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大学本科学历并具有学士学位,年龄在35周岁以下的人员。按照深圳此前执行的入户规定,具有普通高等教育专科以上学历,且年龄在35周岁以下的人员即可核准办理人才引进迁户。新旧对比,深圳对纯学历型人才落户的最低要求提升了一档。

人口是重要的经济要素,人才更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几年,全国多个城市曾掀起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对选择在城市落户的高学历人才,许诺给户口、给钱,为了“抢人”可谓使出浑身解数。在这样的竞争中,深圳似已轻松取胜:不仅在人口增速上遥遥领先——深圳《人口与社会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全市常住人口预期到2020年为1480万人,但当下1756万人已大幅超出这一目标;高素质人才队伍规模也不断增大——深圳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数由10年前的17175人上升至现在的28849人,分别比全国、全省多13382人和13150人。

作为一座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兴的城市,深圳同样面临着产业升级和经济社会转型的问题。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靠“三来一补”的加工业和外贸起家,到目前因其高科技企业之多、研发投入强度之大,被称为“创新之都”“中国硅谷”,深圳的产业升级完成了“腾笼换鸟”,朝着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进发。与之相对应,深圳所需的人口结构和人才类型都与以往有了很大不同。实际上,现今深圳的人口结构是政策和市场导向相互作用的结果。来料加工产业所需要的人才相对来说学历要求较弱、劳动成本经济的人口涌入深圳,助推了深圳的起飞,塑造了深圳的经济结构,其间人口的流动,也是深圳经济发展及其形态转变的一个对应。

经济发展之后,土地房屋价格等都极大地影响了深圳人口的构成。前两年高端企业外迁的风闻,既是对深圳高企房价的反映,也是对深圳人口结构的揭示。日有媒体报道,深圳期的二手住房成交量低迷,8周深圳均每周的二手住房预录网签量在900套以下,预计5月的网签量将在4000套的关口承压;而在2020年,该市月均二手住房网签量为1万套。其中固然有强监管二手房价格和经营贷举措所带来的影响,但也与深圳的高房价,尤其是人口构成政策预期有着直接联系。根据《2019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的数据,深圳房价收入比是35.2。这也就是说,深圳普通家庭把所有收入全部都用于购房,均需要35.2年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而同期上海、北京的房价收入比分别为25.1和23.9。

回首深圳经济发展,可以看到其发展的主线,即市场在配置资源、选择企业等方面的主导作用,这个作用同时也在影响着人口的流入和流出,并由此决定了深圳人口的动态结构。因此,深圳提高纯学历型人才落户门槛,会对未来的人口构成起到什么作用,还要看深圳城市定位、经济发展及其过程。

从全世界城市发展的历程看,不论城市的发展程度如何,其所需服务都是多元互补的,对应在服务消费结构上呈现橄榄型。以学历和收入水划分人才层次,本身也并不科学。因为,任何行业的发展都存在从下而上类似“金字塔式”的结构人才需求,任何一个行业或者一个层次的人才欠缺,都会对整个系统乃至经济社会运转构成障碍。事实上,全世界高学历科技创新型人才集中的硅谷,就是因为一些服务行业的人口对硅谷的高房价和高消费敬而远之,从而导致维持硅谷经济社会正常运转的一些必要的服务稀缺甚至缺位,而这也成为硅谷发展的瓶颈。从这个角度看,对以学历或收入划分人才层次的做法,各个城市都应保持警惕,而有关城市人口构成的行政决策也必须保持弹,科学应对实际发展变化。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时评

内容举报联系邮箱:5 2 2 3 5 7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0-2020  看点时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豫ICP备202003533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