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爸”赵建昆:从拆巢者变护鸟人传为美谈

2021-10-13 13:32:35
来源:半月谈网

巡视供电路线,确保陇川县电力输送正常……这些早已成为南方电网云南德宏供电局电力工人赵建昆的日常。巡线过程中时常需要拆除筑在电线杆塔上的鸟巢,如果遇到羽翼未丰的小鸟,他总会把它们带回家,精心喂养,长大后再放归自然。

在22年的巡线工作中,赵建昆救助过上百只鸟,同事们因此都叫他“鸟爸”。

赵建昆在家中照顾救助回来的小鸟

赵建昆:我1999年参加工作,到现在有22年了,巡线是我的日常工作。平日巡线时,如果发现有鸟巢筑在电线杆塔上,影响线路正常运行,就必须进行拆除。

鸟巢大多建在很高的绝缘子上面,有的已是鸟去巢空,这种最简单,拆掉丢了就行,但绝大多数鸟巢里都有嗷嗷待哺的小鸟,羽翼未丰,看着十分可怜。我不得不拆了它们的家,可也不能让它们没有家,就把它们都带回家养着,等长大了就送归山林。

德宏是我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市州之一,特有鸟类706种,分布种类数排名全国第一。赵建昆是土生土长的德宏人,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很难不亲近自然。

赵建昆:我从小就对鸟感兴趣,读书的时候很爱和朋友们出去掏鸟窝。还记得我养的第一只鸟是八哥,从没有毛养到会说话,感情十分深厚。每次放学回家,只要一吹口哨,这只八哥就会飞过来迎接我。

德宏人家里都有养花养鸟的习惯,大家都觉得屋子里要鸟语花香才有生机。所以,早些年路上经常看到有老人卖鸟。

1999年,我刚参加工作不久,跟着同事去乡下巡线,遇到一位老人沿路叫卖画眉鸟,便毫不犹豫花了10块钱把它们买回家来。突然有一天,其中1只鸟拉肚子了,我急得团团转,赶紧打电话向一位懂鸟的朋友求助,来我家帮鸟看病。

过了些时日,画眉恢复健康,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很活泼。我媳妇对我说:“不管是什么东西,你把它关在笼子里面,就像人去坐牢一样。鸟也有鸟的自由。”我想了好几天,觉得媳妇说的有道理,思想也开始转变过来。

刚好这4只画眉也长大了,尽管不舍得,我还是将它们拿出去放生。有3只飞走了,剩下1只怎么都不肯走,放几次都飞回来,我想这个可能是缘分,便留下它,笼子的门从不关,进出自由,这只鸟直到自然死亡都是在我家。

已经工作的赵建昆不再像学生时代那样去掏鸟巢,可他在工作中又经常遇见各式各样的鸟巢。

赵建昆:我们巡视的电线大多在乡下,电线杆上有鸟窝不稀奇。每年都能碰到4窝左右,每窝至少3只幼鸟。2019年时最多,遇见过6窝鸟。

2019年春天,我和同事去户撒乡进行日常巡视,突然听到一阵小鸡一样的叫声。我们顺着声音寻过去,发现是1只幼鸟掉进了路边坑里,大概刚刚破壳。我和同事在附近找了半天都没见到鸟窝,就把它带回家养着,还用盒子和灯泡做了个简易温室。好在后来还是活下来了。4个多月后,我见这只鸟毛色十分漂亮,这才发现是1只白鹇鸟。我专门把它带到户撒乡去放了,那边是白鹇栖息地,不怕它找不到同类。

这些年,最多时有大大小小24只鸟生活在我家。有的是拆鸟巢捡的,有的是巡线路上看见别人卖就买了救下来。小鸟养大了就放走,受伤的鸟要治疗,我现在可以说是半个“鸟医生”,护理、看病基本都会。

赵建昆对鸟的热爱也传递给了身边人。不仅工作队的同事们一改往日工作方式,从拆巢者变为护鸟人,连赵建昆的儿子也极其喜欢鸟,帮父亲一起照料救助回来的小鸟。

赵建昆:我刚工作那会儿,同事们看见线路上有鸟巢就拆了丢掉,毕竟还是保证电力正常输送最重要。可能我天生爱鸟、怜鸟,总觉得鸟也是条生命,不能把鸟巢拆了还把小鸟丢了,就都带回家养着。渐渐地这事传开了,同事们知道我收养小鸟,平时巡线拆巢都会把小鸟带回来给我。每年4月和9月的孵化期,大家对那些不影响电力线路运行的鸟巢暂不处理,随时观察着,以小鸟的自然孵化为主。

我儿子从小就是在鸟窝里长大的,他太喜欢鸟了。和我当年一样,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鸟。说来奇怪,那些小鸟也信任他,会把脖子主动伸过去让他抓痒痒。

所有救助回来的鸟都是我自费养,家人一直都很支持,只是我的母亲偶尔抱怨鸟太多打扫卫生累得很,但是我出差不在家时,她会帮我喂鸟,长大的鸟她也及时帮我放走。

从1999年到2021年,22年间,赵建昆从初入职的新手变成熟练电工,从拆巢者变护鸟人传为美谈。近年来,德宏州搭建了鸣叫监听监测平台,开展了“打击乱捕滥猎和非法经营候鸟违法犯罪”等专项行动。随着生物多样性保护深入人心,人们在德宏可更多发现生命之美。

赵建昆:城市绿化这几年做得很好,小鸟愿意在城市安家。我早上出门上班时,经常能看到很多鸟在地上找食吃,人走过也不害怕。有鸟有花,我们这个城市现在生机勃勃,生活在这里我感到心情舒畅。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时评

内容举报联系邮箱:99 25 83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0-2020  看点时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