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为何应该对钻石性物品课以重税?

2020-12-17 16:11:40
来源:网易研究局

你快乐吗?如何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金钱和快乐一定成正比吗?快乐的影响因素有哪些?网易研究局邀请长期从事快乐研究的全球知名华裔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解读快乐的秘密。

NO.046为什么应该对钻石性物品课以重税?

有经济学诺奖得主讲过,所有的税收都造成扭曲,但更多的税收未必会造成更大的扭曲。这后半句大致是对的。在传统经济学的分析,如果对随意的50%的物品(包括劳务)各征收20%的税率,扭曲的程度比对所有物品征收10%的税率要大很多。因为前者造成有税物品与无税物品之间的扭曲,而后者主要只是造成物品与闲暇之间的扭曲,或反激励效应。

不过,上述前半句话,说所有的税收都造成扭曲,这显然是错误的,至少是在存有污染与人际攀比的现实社会。对污染征税,不但不会造成扭曲或超额负担,反而有纠正作用,或负的超额负担。同样的,在有重大人际攀比的情形,我们在上一次的文章,也论述了对消费或收入征税,也有纠正作用。征收100亿元的税,人们的负担不是100亿元,而是只有约70亿元或更低。现在,我们要讨论一种税收,100亿元的税,负担是零元。不但没有超额负担,连负担本身也没有。这好像是天方夜谭,但请听我解释。

有些物品,人们消费或者持有这种物品,并不是为了这些物品的内在消费作用,而是为了炫耀他们的财富,或是用来作为有价值的收藏品或者礼物。例如,假钻石氧化锆晶体(cubic zirconia)从外表上看起来与最高品质的钻石完全一样,而价格只是后者的一个很小的比例。有人拿好几颗这种假钻石和几颗一等一的真钻石掺杂在一起,给一位钻石专家鉴定,专家说,“全部都是假的!”为什么呢?因为千金难买无瑕玉。即使是蔺相如带给秦皇看的和氏璧,也有一点瑕疵。不过,钻石好一些,绝大多数钻石也都有瑕疵,但一等一的钻石就没有瑕疵。cubic zirconia就像一等一的真钻石,也完全没有瑕疵。一等一没有瑕疵的真钻石很少,所以那位专家认为都是cubic zirconia。

cubic zirconia虽然和一等一的真钻石一样好看,然而,没有人会送给他的未婚妻一个用这种假钻石的订婚戒指,除非你希望她拒绝你的求婚,因为像钻石这种物品,进入消费者效用函数的是它的价值(价格乘以数量),而不是像普通物品的那样仅仅是其数量(给定品质)。当这类物品的价格因为税收增加而提高的时候,消费者可以花费相同的金额获得相同的价值,而不会有任何损失。例如,如果没有税收,假定你要买一颗值一万元的钻戒。高税收后,钻戒的价格提高。不过,你依然可以买一颗钻石比较小的,也是值一万元的钻戒。影响你的效用的是钻戒的价值,这是纯钻石性物品的定义,既然价值还是一万元,你的效用没有改变。简单起见,我们用纯粹比较静态的分析,不考虑动态的有人在税前买,有人在税后买的复杂性,纯钻石性物品的价格的增加,不影响消费者的效用。既然征得的税款是纯粹的收益,意味着应该对它们征收很高的税。【详见我在《美国经济评论》(Ng, 1987)的论证。】

简单起见,只考虑长期的均衡,并考虑某种纯钻石性物品的生产是完全竞争的,而且供给曲线是水平的情形。在这种情形,生产者只赚取平均利润,超额利润等于零。像教科书一样,把平均利润包括在生产的成本中。假定在没有对这纯钻石物品征税的情形,其价格是每个单位1000元。百分之百的税率,使价格增加到2000元。消费者只要把消费量减半,就能够以同样的支出,获得同样的价值与效用。因此,消费者没有损失。在税前与税后,生产者都只是赚取平均利润,超额利润都等于零,也没有损失。假定税收的行政成本很低,可以忽略。那么政府从对这物品的征税中获得大量收入,而生产者与消费者都没有损失,社会其他人也没有损失。那么,政府的得利是从哪里来的呢?

当对纯钻石物品征税后,其价格增加,消费量减少,因此,生产量也减少。这使用在生产这物品的资源或生产要素减少。这个减少或节省,就是政府不必使生产者或消费者损失,而政府自己能够获利的原因。对于一个纯钻石物品,消费者的需求线是双曲线,价格加倍,需求量减半,但总价值不变,因此可以提供给消费者同样的效用,而减少生产成本,制造出政府的获利。这也解释,为何应该对纯钻石物品征税很高的税率。

对于那些有读过一些经济学的或有高逻辑思维水平的读者,我给你们一个思考问题。刚刚我们论证,应该对纯钻石物品征收很高的税率,但这论证是在一些简单假设下进行的,包括供给线是水平的。我的问题是,如果供给线是向上倾斜的,税收会减少生产者剩余。那么,是否还是可以论证,只要这物品是纯钻石性物品,依然应该向它征收很高的税率呢?让读者们自己想想,我在下几个星期的文章,才给出答案。

虽然只有少数物品是纯粹的钻石物品,但很多物品(大多数贵重金属和宝石,以及多数商品尤其是那些比较引人注目的物品中的顶级名牌,例如汽车和红酒、白酒等)都具有不同程度的钻石效应,属于混合钻石物品,物品的价值与数量都影响效用。例如名画,挂在客厅,有内在的消费效应,也有钻石效用,包括炫耀性的消费作用,也受这物品的价值所影响。可以论证,对混合钻石物品征收很高的税依然是有效率的。

对混合钻石物品的需求曲线,即使是去掉收人效应的补偿需求曲线,也可能是向上倾斜的,价格越高,需求量也越高。只比较两个静态均衡,对于普通物品,这种情形,只有在包括收人效应的普通需求曲线,并在特别的所谓吉芬物品Giffen Goods的情形才会出现。

绝大多数物品,价格越高,需求量越低,这是正常的情形。所谓吉芬物品,像以前在爱尔兰的马铃薯和中国一些地区的大米,这是低收入人士的主要食物。当他们的价格增加时,低收入人士的实际收入减低,因而须要减少实际支出。食物占低收入人士的大部分支出,因此,他们就减低对高价食物的消费,例如少吃肉,少吃水果等。这使他们需要多吃低价食物。但马铃薯或大米的价格虽然增加了,依然是价格比较低的食物,因此,反而多吃,使马铃薯或大米成为吉芬物品,价格越高,需求量也越高。这要求这物品必须是很劣等的物品,实际收入上升,反而少需求;实际收入下降,多需求。如果这个效应,超额抵消相对价格变动导致的替代效应【要少需求价格比较高的物品】,就可能造成需求曲线向上倾斜的特殊情形。

补偿需求曲线,已经扣除收入效应,因此,即使是吉芬物品,其补偿需求曲线,也是向下倾斜的。因此,混合钻石物品,其补偿需求曲线,可能是向上倾斜的,是值得大书特书的结论【数理推导见Ng (1993 )】。这里,我们只用一个例子来说明。

张三先生请丽丝小姐吃饭。不过,张三之意不在饭,而是饭后可能可以完成的美事。不论是否正确,张三认为,吃饭花费越多,成功的可能性越高。因此,这顿饭,有钻石性物品的性质,但也有内在的消费作用,例如,如果成功,需要呆到比较迟,必须多吃些。张三也知道,丽丝不喜欢浪费,点了的菜必须大致吃掉。因此,如果价格越高,张三估计成功机会越高,越需要吃多一些。因此,他对这个混合钻石物品的需求线,即使不看收入效应,补偿需求曲线也可能是向上倾斜的。

另外,当一些消费者在消费混合钻石物品的价值方面(例如炫耀)的愿望过于强烈,进而在内在消费作用方面引起负效用(例如对健康有危害的过量饮酒)的时候,对这些物品征税可能会使消费者得利(可以相同程度地炫耀而不必过度饮酒)(Ng, 1993)。另外一个例子是,黄金等物品价格越高,逃难者可以更加轻便地携带财产。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时评

内容举报联系邮箱:5 2 2 3 5 7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0-2020  看点时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豫ICP备2020035338号-6